首页 >> 认知治疗 >> CBT看焦虑症(2):认知行为疗法对广泛性焦虑的解释

CBT看焦虑症(2):认知行为疗法对广泛性焦虑的解释

来源:淄博市远志心理研究院 时间:2017-01-17 浏览: 106 次  

前言

认知行为疗法(CBT)是国际上三大心理治疗流派之首,被推首先荐用于治疗各种心理疾病。CBT能够成为首选的心理疗法,在于它经过科学的试验研究证实:CBT至少具有与药物治疗同等效果,在预防复发上面比药物治疗更胜一筹。为了让大家了解CBT,在心理咨询或治疗中选择使用认知行为疗法(CBT),我们在微信公众号“认知疗法学习中心”连载刊登《CBT看神经症》系列文章,介绍应用CBT如何理解神经症,以及怎样应用CBT治疗神经症。

近期推出的文章有《CBT看抑郁症》、《CBT看强迫症》、《CBT看社交焦虑症》、《CBT看焦虑症》、《CBT看创伤后应激障碍》和《CBT看恐怖症》。由于每篇文章非常长,将分几期连载刊登。如果希望了解以前刊发的文章,可以查看公众号的历史信息。

CBT看焦虑症共分四篇发表:(1)杰克的焦虑与广泛性焦虑障碍;(2)认知行为疗法对广泛性焦虑障碍的解释;(3)广泛性焦虑障碍的治疗目标与治疗计划;(4)广泛性焦虑的治疗过程——杰克个案。

1  行为治疗观点

沃尔普(Wolpe,1990)提出中性刺激被习惯化成为一个无条件性恐惧唤醒刺激,最后导致习惯性的恐惧。这个理论观点可以解释广泛性焦虑是如何习得并形成焦虑习惯的。沃尔普提出的交互抑制模型也可以用来应对广泛性焦虑(GAD)。他的交互抑制模型认为恐惧可以“去学习化”,方法是通过恐惧刺激或反应配对出现一个与恐惧不兼容的反应,如放松、自信和性唤起。

 

其他行为疗法的技术模型也可以用来应对GAD,如行为消退、习惯化、暴露、改变希望值和自我效能等。治疗师可能会用到像恐惧等级的构建,针对恐惧情境/意象或观念的暴露,为恐惧刺激匹配放松,引导性想象放松(自我引导性脱敏),自信训练,自我效能训练,问题解决训练,以及其他多种技术等具体技术方法。

 

因为回避是GAD的核心,所以识别出回避性体验,以及增加暴露或直接应对这些体验是治疗策略中最为本质的部分。

 

2认知疗法观点 

认知疗法对GAD的解释考虑到了生物进化、生物学个体差异、认知观念和行为反应等因素。

 

(1)从生物进化看,焦虑或担忧具有一定积极意义

按照贝克和他同事的观点,在人类种族进化过程中,焦虑反应有其适应性的价值,这些反应在个体面临危险的时候起到了保护作用。面对危险的反应方式包括战斗,逃跑,晕厥,退缩,躲避,呼救以及其他的反应。同时,这些反应中具有认知意义:“我得逃离这里”,“我不能动弹了”,“我发生什么事?”,“不要离开我”等。

 

(2)焦虑的激活和危险的知觉存在生物易感程度差异

巴罗(Barlow)认为某些个体比其他个体更容易感到焦虑。换句话说,就是生物易感性存在个体差异。它与焦虑的敏感性和普遍的神经症特质有关。某个特定生活事件,在“错误预警”的放大下,激发了患者难以掌控和自己很脆弱的感觉,在这种感觉影响下,患者把焦虑泛化到各种各样根本没有危险的情境中,结果导致患者整体的焦虑水平上升。

 

(3)广泛性焦虑的核心认知是担忧

威尔斯(Wells 1997,2004)认为,作为GAD核心的认知担忧,是通过担忧功能和危险信念而得到维持的。也就是说,GAD患者认为担忧是具有积极作用的,身边发生的事情是危险的。GAD患者对于担忧有两个矛盾的认识:“担忧是失控的”和“担忧能保护自己的”。他们倾向于高估负性事件发生的可能和危险性事件的代价,还倾向于把模棱两可的事件解释为更危险。

 

威尔斯进一步指出担忧的五个元认知:(A)担忧的积极信念(担忧可以帮助我解决问题),(B)认知性信心或缺乏(我对我记住某些单词和名字的信心不够),(C)失控的状态和危险(我的担忧对我来说是个危险)、(D)控制需求(如果我不能控制住担忧想法,一旦担忧事情发生,那就是我的错误),(E)认知性自我意识(关于我的想法我想的太多了)。

 

(4)警觉增高和回避是非适应性的应对方式

巴罗认为,针对可能的负性生活事件,GAD患者通过升高警觉性和回避行为来加以应对。正是这样的应对方式使得焦虑得以维持(负强化原理)。博科维克(Borkovec)同意说,焦虑个体对其所关注事事件负性和灾难性结果担忧而困扰,于是试图努力通过逃跑或回避(可能压制负性结果意象出现在头脑中)来阻止这些结果的发生。患者选择性地关注那些有可能出现困难或危险的事情,一旦搜索到某个可能的危险事情,然后想办法经历去避免它。比如,个体开始担忧自己将面临财政困难,他会检查所有自己有可能付不起账的迹象,试图弄明白这些问题是怎么发生的以及怎么可以避免财政困难或解决这个困难。

 

(5)GAD患者的担忧有更为深层的认知原因

贝克等认为,焦虑症患者存在歪曲的认知方式,如警觉性增高,错误预警、对其他刺激危险的泛化、灾难化、选择性关注负性结果、不能忍受不确定性、“习惯化缺乏”等(Beck等,1985,2005)。

 

3 CBT治疗结果研究 

考虑到GAD明显的慢性化过程和很低的自然缓解率。目前的治疗研究显示CBT对GAD还有有帮助的。Stanley等(2009)研究发现,认知行为治疗在减轻老年人(平均年龄66.9岁)的担忧水平方面是有效果的。尽管在研究中CBT被证明对患者有帮助,但是许多患者在治疗完成后都会存在一些症状。

Butler等(1991)发现,CBT和行为治疗比较,在治疗结束6月后患者产生“好结果”的指标上,CBT要比单纯的行为治疗好得多(42%比5%)。

Ladouceur等(2000)发现,通过CBT治疗(提供患者对不确定性耐受能力、增加主动性和问题解决性应对咨询)后,77%患者不再符合GAD诊断标准了。

Durham (1995)研究发现,如果把CBT与精神分析的心理治疗相比,CBT的治疗效果非常好——好结果比率分别是72%和31。

 

 

读过这篇文章的朋友也读过下面的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