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际关系 >> 当贾宝玉和林黛玉走进心理咨询室(上)

当贾宝玉和林黛玉走进心理咨询室(上)

来源:淄博市远志心理研究所 时间:2017-01-11 浏览: 118 次  

说实话,今天贾宝玉联系我说要带林黛玉来咨询时,我着实有些不知所措,不只是因为他们是名人,而且据我所知好像他们俩的关系也有些定位不清。从现代人的观点来看,他俩可能不算亲密伴侣(Couple),因为从未正式确立恋爱关系,但是若从彼此对对方的欣赏和情感互动来看,结合他们那个时代的观点,俩人毫无疑问是神仙眷侣。我们这次特殊的访谈就在这种不确定中开始了。

不管怎么样,伴侣心理咨询不是谈天说地,来访者有明确的问题或目标很重要,所以我还是准备先问问他们此行目的何在。

刘亮:今天你们找我的目的是什么呢?

宝玉:我与林妹妹相处有一段时日,但总觉哪里不妥,所以来找先生您解惑。

黛玉:(开始抽泣)那是你的问题.....

刘亮:能说得具体一些吗,你们觉得困难在哪里?

宝玉:我俩在一起时,她总会莫名不开心,闹脾气,我觉得很累。

黛玉:(继续哭泣)我说了,问题在你,你并不在乎我。

宝玉:我当然在乎你,还记得上次我们不开心,我送你的那条旧手帕吗?是想告诉你,我是个恋旧的人,我在乎的是你,我根本不喜欢别人。

此番场景并不陌生,几乎所有的伴侣来到我面前,都认为关系出了问题错在对方。但事实却是,伴侣关系出现问题,90%以上的情况双方都是合谋者。我决定将对话引向他们的互动,邀请这对眷侣看看他们平日是如何“合谋”了问题的。

刘亮:我刚才有看你们相处的方式。发现好像每次林妹妹有不开心的时候,会哭,不说话,怪责宝玉。而这个时候宝玉往往要么沉默,要么很生气,然后林妹妹又会更难受,更怪责,是这样吗?

黛玉:(点头)是。

宝玉: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她,感觉我和她之间总是有一堵墙。

刘亮:(问林)是这样吗?

黛玉:(继续低头抽泣)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宝玉:你看,她就是这样,说的话让人听不懂。

看来他俩正在跳一曲奇怪的舞蹈。黛玉似乎觉得宝玉不能理解她,但又希望他能看到她,又不直接表达,而用眼泪和无助作为被动攻击、保护自己,以及吸引他的武器。而宝玉对此的反应表面上是愤怒,更深的可能是对她的心疼,对女性情绪的焦虑感,以及对自己作为男性无法安慰到恋人的不满。我决定去肯定宝玉用意中积极的部分,这样也许能鼓励林妹妹说出自己的需要和感受,同时邀请她试着帮助宝玉理解自己的痛苦。

刘亮:(对宝玉)能否告诉我,你刚才为何如此恼火?

宝玉:我觉得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没有用,她还是会把自己关起来。

刘亮:你意思是说其实你很心疼她,希望自己可以安慰到她对吗?

宝玉:(叹气)是的,我真的很恨自己帮不到她,看着她哭,我比谁都难受。

刘亮:对,我觉得这对你来说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

看到宝玉愿意慢下来,说出自己真实的无奈以及对林妹妹的关注,而不是用愤怒去防御,我很高兴。因为林妹妹在伤心时,只有当旁人愿意看到她的痛苦,她感到被爱人关注,才会愿意说出自己的感受,郁结在心的情绪才能得到排解。现在,我可以试着邀请林妹妹用不一样的方法和宝玉对话了。

刘亮:(对黛玉)我感到好像有许多惆怅积在你心中,你愿意帮宝玉去理解你现在的痛苦吗?

黛玉:我在贾府很孤独,其实他是唯一能够让我觉得甜蜜的人。但是我说不上来,每次和他越近,我又会觉得很害怕,我害怕失去他,我害怕他不理我。

这段话让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依恋(attachment),我们每个人从出生开始,终其一生都在寻找一段稳定可靠的关系和连接。因为只有在关系中,我们才会觉得不孤独,觉得被爱,感到自己的存在。林妹妹对和宝玉之间亲密关系的这种既渴望又怕的体验,让我感到很好奇。这种不安全感也许跟她幼年时与照料者的关系有关,当然也可能和目前宝玉回应她的方式有关。但在此我无法一下全部探究出来,所以我还是决定先问问他俩当下的相处方式。这次,我决定邀请宝玉一起去理解她。

刘亮:(转向宝玉)她好像在说你和她之间的事,你能帮我更好地理解她在说什么吗?

宝玉:我觉得可能她在怪我,在她伤心的时候,没能很快安慰她吧。但我觉得她真的很难被安慰,不管我做什么好像都没用。后来我就干脆不说了,或者让她冷静几日。

黛玉:但你可知那样会让我更害怕。

宝玉:那是因为你,我....

..

我用手势打断宝玉,因为若是让他再继续下去,他俩之间一个责备、一个回击和辩解的无效沟通又会出现。这次我试着邀请这对璧人耐下心来,好好听听彼此的心声。

刘亮:(对黛玉)你能像刚才那样,直接表达自己的感受,很不容易。能告诉我你刚才说的,他沉默你便更害怕,是什么意思吗?

黛玉:其实,每次我伤心,我最想的是他能陪在我身边。哪怕什么都不说也好,因为我最珍惜的也是他与我心灵相通的默契。但每次他不说话,甚至走开时,我真的好绝望。

刘亮:很绝望,所以接下来你会怎么做呢?

黛玉:我会把自己隔离起来,谁都不理,茶不思饭不想。

刘亮:也包括对宝玉吗?然后他是什么反应呢?

宝玉:其实我并不是不想理她,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我又怎舍得抛下她孤身一人呢?但每次看到她这样我会更着急,不知道怎么跟她说。

刘亮:所以你也会想要逃开,而当她看到你不回应时,她便更加害怕和封闭自己?

宝玉:是的。

黛玉:(点头)是的,一直如此这般,周而复始。

宝玉:唉,真是孽债。先生你是说,她这样我也有责任对吗?

宝玉的领悟力让我很惊喜。确实,伴侣就像舞台上的两个舞者,任何一个人的舞步都不是完全自由的。你迈出一步,我必退后一步,否则就会踩着某个人的脚。被踩之人大叫,常惊得踩人者更加惊慌失措,舞步反变得更乱,两人最后便不欢而散。均认为错在对方,却不知这是因果循环的过程,两人皆有责任。

刘亮:你觉得呢?

宝玉:我之前未曾想过,但今日听你此番言语,觉得有一番道理。

刘亮:你能解释给她听吗?

宝玉:好的,(对黛玉)就是我与你相处便就像共舞一般,你的不安,也有我一份责任。也许下次再争吵时,我不该留你一人,因为那会让你更加害怕。只是也容我说一句,其实每次看到你如此多的情绪时,我也很害怕自己承担不了,我就会躲。

黛玉:我知,我知你的回避,与我太多的眼泪和恐惧有关。每次你逃,我便会更绝望。你可知你是我在此世唯一的依靠,是我的全部。只要你在乎我,不离开我,我愿用一生眼泪和爱来回报你。

宝玉:我不会离开你的,但我可能做不到每时每刻都百分百回应你。

黛玉:我知,但若是你能回应我,在我身边,我会稍感舒服一些。但是我就是无法安心(摇头)。

 

这已经是林妹妹这次咨询第二次提到她对亲密关系的渴望和恐惧。在她的世界里,似乎要对自己的情绪和需要进行自我安抚是很困难的事。她看上去就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对情感连接和关注的渴望如此强烈。她将他视为救命稻草,把一世的眼泪都给了宝玉。 而宝玉,在面对女性的情感时总有一股莫名的恐惧,林妹妹的眼泪犹如洪水猛兽,让他焦虑不安,恨不得逃到十万八千里之外。

我很想知道俩人的这些症结是如何发展而来的,但是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不得不结束第一次咨询。让人感到欣慰的是,第一次访谈结束时,他俩都开始认识到目前俩人关系的冲突与自己都有关。林妹妹愿意回去以后尝试更直接地表达自己的需要,宝玉也开始意识到安慰自己恋人最好的方法是陪伴、关注和倾听。我们约好,一周以后再见。

读过这篇文章的朋友也读过下面的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